未分类

一个人如果不通达教理就去闭关修行,当烦恼不能控制,或魔境现前的时候,往往会亡失正念,走火入魔,所以古人讲:不破参,不住山。佛陀也说八正道中正见第一,若是没有正见

2020-10-19T22:23:30+08:00

一个人如果不通达教理就去闭关修行,当烦恼不能控制,或魔境现前的时候,往往会亡失正念,走火入魔,所以古人讲:不破参,不住山。佛陀也说八正道中正见第一,若是没有正见的摄持,那么一切的持戒、修定、念佛、诵经,都是属于邪精进。如果修法勤奋,虽然也会感召诸佛的加持,满足所愿,但只要没有教理来作观照,就非常容易生起大我慢、增上慢。当境界现前的时候,也分辨不清好坏发相,从而妄生分别,亡失正见,甚至成为大魔头,祸害众生。故这种方式不值得提倡。

一个人如果不通达教理就去闭关修行,当烦恼不能控制,或魔境现前的时候,往往会亡失正念,走火入魔,所以古人讲:不破参,不住山。佛陀也说八正道中正见第一,若是没有正见2020-10-19T22:23:30+08:00

说到底,最重要的是最初的选择,而不是沉没成本。

2020-10-07T05:49:14+08:00

说到底,最重要的是最初的选择,而不是沉没成本。但能做出正确选择的人毕竟不多。我更欣赏那些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不管是选择股票、选择专业、选择爱人,在选择之前,他们清楚即将获得的收益以及必须面对的风险,也很清楚的评估了自己遭遇风险时的承受能力。这才是对人生负责任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人,他们不计较已经沉没的成本。他们在向前迈进的过程中,不会受到其他事件的干扰。一个学生,被迫学金融的同时,可以沉浸其中,乐此不疲,才是正解;一个姑娘,不会因为吴彦祖来追她,就放弃已经拥有的郭德纲,才是美德……你手里握着一只股票,不会因为其他股票暴涨就赶紧卖了去追涨……经济学的世界里,除了沉没成本,还有机会成本,还有其他更多的可以衡量盈亏的指标……但是,投入产出比却并不在人类的世界通用……做一个经济上的理性人,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说到底,最重要的是最初的选择,而不是沉没成本。2020-10-07T05:49:14+08:00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

2020-10-07T05:47:19+08:00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那么理智的决策显然是选择后者在这个例子里面,有几个关键点: 1. 2000万美元投入后,价值是0 2. 1000万美元》500万美元 3. 500万美元的方案不会再次产生2000万美元的支出,2和3比较类似,主要比较两种决策真实的投入是多少 4. 继续投入1000万美元建成的厂 完全等于 [...]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2020-10-07T05:47:19+08:00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

2020-10-07T05:47:19+08:00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那么理智的决策显然是选择后者在这个例子里面,有几个关键点: 1. 2000万美元投入后,价值是0 2. 1000万美元》500万美元 3. 500万美元的方案不会再次产生2000万美元的支出,2和3比较类似,主要比较两种决策真实的投入是多少 4. 继续投入1000万美元建成的厂 完全等于 [...]

计划建厂,已经投入2000万美元做了个半成品,建成前价值为0,要建成还需要再投入1000万美元;如果放弃这个半成品,重新建一个价值完全一样的厂只需要500万美元2020-10-07T05:47:19+08:00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过去的我」是否成功,会对「现在的我」的自我评价以及感受产生影响。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如此抗拒在事情不成功的时候贸然关掉自己的心理账户。

2020-10-07T05:46:03+08:00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过去的我」是否成功,会对「现在的我」的自我评价以及感受产生影响。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如此抗拒在事情不成功的时候贸然关掉自己的心理账户。可同时,由于诱惑、欲望、 冲动,不同的「我」之间也有不同的诉求。戒烟第一天的我,曾经豪情万丈,一定要实现目标。可像戒烟这种一个环节都不能错的事情,只有一个我想努力是不够的。可对戒烟一个月之后的我来说,之前付出的努力,就是结结实实的沉没成本了。如果按照经济学家的说法,我决定现在抽不抽烟,只需要考虑我现在的感受和我未来的感受就好了,过去发生过什么已经不可更改了,已经沉没了,我又何必在意它呢?如果我们放任这种「忽略沉没成本论」在内心发酵,我们的确能像经济学家说的那样及时止损,可我又拿什么来完成这些需要持续努力才能完成的事情呢?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心理机制,把不同时期的那么多个面临着不同的境况、体会着不同的诱惑的「我」们团结起来。而事实上,这种心理机制,相当于现在的我对过去的我保持共情,不因为它已经是不可改变的、沉没的既定事实了,就放弃它曾经的计划。强行类比:这与我们人类,不能因为父母不能给自己做贡献了就不管他们了,是一个道理。于是,在千百万年的演化史中,如果相比于丢了电影票的小明、被深度套牢的散户、以及几十亿打了水漂的陈茁,这种「自我」的力量带来的收益更大,那么这个历史过程的终点就必将是:绝不能忽略沉没成本。这也就是此刻镜子里的,我们自己。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过去的我」是否成功,会对「现在的我」的自我评价以及感受产生影响。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如此抗拒在事情不成功的时候贸然关掉自己的心理账户。2020-10-07T05:46:03+08:00

2020-10-07T01:01:34+08:00

宗教就是这样一个流氓,但它很聪明,会骗术和诡辩。最后就变成了,你本来就是要挨揍的,我是来救你的,只要你给我钱就行。这是比较会套路的流氓。宗教让你相信你有原罪,从而达到贬低你控制你的目的,和pua似乎有些共同点。

2020-10-07T01:01:34+08: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