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那年毕业。2800的底薪,在佛山,月休2天。

公司在佛山的下面的一个镇官窑。地皮还没踩着,内心就开始蠢蠢欲动。我住进了公司,给安排了一个单间。说是当天,其实厂上面的居民屋。

彼时已经决定放逐自我。两年以后当我整理遗物时候发现遗留下来的日本线香,再次点燃。我总会想起这两年莫名其妙背下的书。以及在人群中试图苟同的存在感。

后来她来找我了。然后我带她回我那个宿舍单间。那天她穿了一件黄色衣服,披肩的长发却掩饰不住黑眼圈。

我竭力推荐她进来公司。这比之前的人事会好得多。却又被拒绝了。大概是彼此只作为一个跳板。

她躺在我的折叠床上,开始的时候一直不愿意。我压在她身上,她拼命的反抗。我伸手到她下身,湿漉漉的一片。我停下,问她:

“你都这么湿了为什么还要反抗?”

然后手臂又传来一阵巨疼。她咬了我。

如是者三。到我后来完全没了兴致。一个月以后,当她早已离开我,我恍然发现真是个明确的选择。

男女之间是可以存在纯洁的友谊的。

我对此深信不疑。后来的一个礼拜,她带我吃遍了石岩,还去了酒吧。

比较荒唐的故事,但似乎一些人会比一些人更加融入。我讨厌消费,尽管在背地里我会一掷千金。

时间过去,心里最初的悸动,变得越来越小,模糊不清,我不知道我是在哪个阶段,哪个时间变得这么无所谓的。

感觉像是在一个无尽的深渊持续堕落身边划过的是糜烂的风声。

那个味道,是从车上纸箱里面传出来的湿霉味。我努力敞开窗子,可是车外下着雨。

后来有天去找他,无聊的我去书店买书那天很阴,我走在偌大的深圳街头。周围都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我望着行色匆匆的人们那阵是傍晚下班高峰,

人们急着回到他们各自温暖的家中。旁边的餐厅透出暖色的光,各种男女在里面觥筹交错,吃着晚餐。

我就那样站在那里。人群穿过我,裹挟我带走了我。

我本应该成为那样的人

于是,一段经历就这样无疾而终。

 

2018年,那年毕业。2800的底薪,在佛山,月休2天。

公司在佛山的下面的一个镇官窑。地皮还没踩着,内心就开始蠢蠢欲动。我住进了公司,给安排了一个单间。说是当天,其实厂上面的居民屋。

彼时已经决定放逐自我。两年以后当我整理遗物时候发现遗留下来的日本线香,再次点燃。我总会想起这两年莫名其妙背下的书。以及在人群中试图苟同的存在感。

后来她来找我了。然后我带她回我那个宿舍单间。那天她穿了一件黄色衣服,披肩的长发却掩饰不住黑眼圈。

我竭力推荐她进来公司。这比之前的人事会好得多。却又被拒绝了。大概是彼此只作为一个跳板。

她躺在我的折叠床上,开始的时候一直不愿意。我压在她身上,她拼命的反抗。我伸手到她下身,湿漉漉的一片。我停下,问她:

“你都这么湿了为什么还要反抗?”

然后手臂又传来一阵巨疼。她咬了我。

如是者三。到我后来完全没了兴致。一个月以后,当她早已离开我,我恍然发现真是个明确的选择。

男女之间是可以存在纯洁的友谊的。

我对此深信不疑。后来的一个礼拜,她带我吃遍了石岩,还去了酒吧。

比较荒唐的故事,但似乎一些人会比一些人更加融入。我讨厌消费,尽管在背地里我会一掷千金。

时间过去,心里最初的悸动,变得越来越小,模糊不清,我不知道我是在哪个阶段,哪个时间变得这么无所谓的。

感觉像是在一个无尽的深渊持续堕落身边划过的是糜烂的风声。

那个味道,是从车上纸箱里面传出来的湿霉味。我努力敞开窗子,可是车外下着雨。

后来有天去找他,无聊的我去书店买书那天很阴,我走在偌大的深圳街头。周围都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我望着行色匆匆的人们那阵是傍晚下班高峰,

人们急着回到他们各自温暖的家中。旁边的餐厅透出暖色的光,各种男女在里面觥筹交错,吃着晚餐。

我就那样站在那里。人群穿过我,裹挟我带走了我。

我本应该成为那样的人

于是,一段经历就这样无疾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