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020

这世界 很神妙 我们能够用眼睛看到的 其实是表层世界 表层的下面 是另一个能量世界 就如每天早上 我们扭动车钥匙 车子一定会启动吗? 不一定 车子发动与否 取决

2020-03-27T02:14:17+08:00

这世界 很神妙 我们能够用眼睛看到的 其实是表层世界 表层的下面 是另一个能量世界 就如每天早上 我们扭动车钥匙 车子一定会启动吗? 不一定 [...]

这世界 很神妙 我们能够用眼睛看到的 其实是表层世界 表层的下面 是另一个能量世界 就如每天早上 我们扭动车钥匙 车子一定会启动吗? 不一定 车子发动与否 取决2020-03-27T02:14:17+08:00

重塑你的思维世界 我们先来讨论一个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让生活过得更好? 是努力吗? 你会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是学习吗? 你会说,听过很多

2020-03-27T02:11:08+08:00

重塑你的思维世界 我们先来讨论一个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让生活过得更好? 是努力吗? 你会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是学习吗? 你会说,听过很多道理,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如果是这样,那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我们获得真正的自由,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这里,我们要先理解一个概念——“思维”。 我们生活中总在学习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销售100招,人际交往的99个方法,管理的10个能力,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思维方式。 举一个例子: [...]

重塑你的思维世界 我们先来讨论一个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让生活过得更好? 是努力吗? 你会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是学习吗? 你会说,听过很多2020-03-27T02:11:08+08:00

你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策略。

2020-05-19T00:39:42+08:00

你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策略。我过去常常在高中赚到午餐钱:我可以在90%的时间里翻转一个硬币出来“头”(练习,和投掷刀一样,控制翻转之间的一段时间翻转空中翻转)并抓住)。无论如何,我翻转,你在空中打电话。我抓住你,你总是输了,因为你在空中召唤之后,我选择抓住,或抓住并倒转(你的#5。上面)。你认为它是公平的,因为你在空中召唤它。没有人弄清楚我在做什么(或者我会被殴打!)。

你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策略。2020-05-19T00:39:42+08:00

自恋是对童年情境的一种改造,让自恋者个体不自觉,并且误以为如果他们不完美和特殊,他们就是毫无价值的垃圾。

2020-05-19T00:38:34+08:00

自恋是对童年情境的一种改造,让自恋者个体不自觉,并且误以为如果他们不完美和特殊,他们就是毫无价值的垃圾。因此,自恋者最担心的是:将他们的错误公之于众失去他们正在使用的任何东西来增强他们的自尊心拥有一个他们认为不如他们的人可以获得权力被揭示仅仅是平均水平Punchline:所有自恋者的最大恐惧都与失去自尊有关,因为他们被揭示为不完美而且根本不特别。

自恋是对童年情境的一种改造,让自恋者个体不自觉,并且误以为如果他们不完美和特殊,他们就是毫无价值的垃圾。2020-05-19T00:38:34+08:00

终于看到一个在尝试说明英国到底在干什么的文章了 – 新·品葱

2020-03-15T09:04:23+08:00

昨天很多媒体报道了英国的防疫策略。由于这些媒体不太专业,让很多网友对英国的“群体防疫”嗤之以鼻,认为这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只为了自己任期内保经济,不顾人民的死活。再对照看看我们“半休克”全民抗疫已接近全面胜利,哪个国家好哪个国家孬,不就一目了然吗?这篇文章不是要对比中国和英国,或中国和任何一个国家防疫政策的好坏。其实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怎么看新冠病毒的疫情,这是一个认知的问题;第二,在有了认知后,各个国家采取什么样政策应对新冠病毒的疫情,这是一个执行的问题——这篇文章,注意了,这篇文章只谈前者!!!不对比各国执行的问题。而谈到对疫情的“认知”,我发现英国专家和德国专家,他们的观点高度一致!英国专家是英国首席科学顾问瓦伦斯爵士(Patrick Vallance),德国专家是德国病毒学家柏林Charite医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他在德国专业上的地位就如咱国家的钟南山——所以我再次肯请大家听听他们的声音,这两位顶级科学家对疫情的“认知”,都不包含政治倾向,而是纯粹从科学角度的分析:观点一:英德专家首先都认为,病毒会长期存在。这里先说一下我自己的观点。我从2月份就认为病毒会长期存在,昨天也专门发了一条微博说明其原因:“新冠病毒不可能被“消灭”,有3个原因:第一,可以传人的“中间宿主”没找到。中间宿主不一定是“野生动物”,不要以为不吃野生动物就没事。比如万一中间宿主是鸟类呢?第二,新冠病毒和人体的结合能力太强,德国科学家发现是SARS的20倍,太适应人类了;第三,全球大流行,中国能对全世界闭关锁国吗?”英德两位专家为什么认为病毒会长期存在,我还没有找相关资料。先不详细介绍了。总之他俩观点都认为病毒会长期存在。在预判病毒会长期存在后,英德两位专家都开始评估“最差”的情况,也就是没有药物和疫苗的情况,病毒会如何发展。这里介绍一下:首先,未来一年内,肯定是没有疫苗的,生产不出来。这意味着肯定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我们要渡过2020年底的冬季;其次,未来一年之后疫苗是否能成功,还不能说100%!因为新冠病毒是RNA病毒,变异快;第三,目前药物最可能有希望的就是瑞德西韦,但还没正式上市;另外即使上市了,也是感染之后的药物。综上这三点,英德两位专家都是在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的前提下,评估病毒发展的趋势。观点二:英德专家认为,只有两种情况才能结束病毒的流行。第一种情况是有效的疫苗;第二种情况是需要历时几年好几轮病毒流行后的“群体免疫”。疫苗不说了。群体免疫解释一下:因为新冠病毒基本传染系数R0是3,所以感染全体人口的2/3之后,也就是60%-70%人口获得群体免疫,病毒就无法传播了。(R0是3,一人传染3人,如果其中2个都早已经是感染了,那剩下只能感染1个,R0就衰减到1以下了)结论:只有“疫苗”,才有胜利!没有疫苗,那只有等着人去填坑,等病毒感染60%人类后“群体免疫”!(即使瑞德西韦特效药,也是感染之后的特效药)观点三:不同国家的防控手段,只能改变病毒的流行曲线。最好的曲线是“平滑”增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充足的医疗资源,进行“常态化”的治疗;而不发生医疗挤兑的“次生灾害”以中国来说,“半休克”的防疫,类似于人为强行把病毒流行在短时间内拉到最低(外省0.97例/10万,远低于流感150例/10万),这个现在是好。但第一,经济上牺牲太大了,社会生活太不正常了。而经济搞不好,社会不正常,也是会死人的;第二,“半休克”准备到几月?5月必须恢复正常了吧?恢复正常后,新冠病毒还是会开始流行;第三,恢复正常后,病毒新一轮流行,对湖北以外省来说,有免疫力的人太少了,微乎其微,病毒再次“犹入无人之境”。届时怎么办?又是一个个的“封城”吗?以英国来说,他们准备至少目前,不特别地人为强行拉低曲线,他们希望现在的防控手段,能让流行波峰尽量延长而平滑,类似“焖烧”,让尽量多的人感染而开始产生群体免疫(群体免疫不是一蹴而就,需要几年,但现在开始,免疫的人多点总是好)。这样到了2020年冬天,英国的风险会小很多。但英国的问题是,如果没控制好,现在就和意大利一样爆发了,不是“焖烧”,而是“爆燃”,挤兑医疗资源怎么办?所以,中国和英国两种防控手段,孰优孰劣,我不评论。只是这里列举出来。值得一提的是,德国的专家和英国类似。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甚至希望趁着夏天,最好把年轻人感染了,反正年轻人基本能恢复,这样今年冬天好过点。以上是介绍英德专家的观点。下面是我个人的几点想法:1, 我们对“新冠病毒”要有敬畏之心,不能轻言“胜利”。没有疫苗,就没有胜利。2, 如果如英德专家判断,病毒会长期存在,那现在国内防控的政策,骑虎难下——“半休克”到啥时候?复工之后,病毒卷土重来怎么办?诸多问题,政府需要有明确的策略。或者至少要有一个应对病毒长期存在的B计划3, 需要科普!政府还需要公布大量数据,主要包括感染人群相关数据,感染方式相关数据等等,让民众能更了解病毒,做好自我防范;政府还要让民众真正了解“没有疫苗,就没有胜利”的客观现实;政府还要让民众摘下口罩,换成勤“洗手”的有效防护4, 不能封禁言论啊。下次流行,还是非常需要各种“谣言”、“吹哨”来预警5, 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需要非常当心!持续高风险,直到有疫苗!6, 英国和德国政府和专家,真的不是傻子,也不是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客。他们的防疫思路是科学的,而且,有远见。并且,他们现在就敢告诉人民真相:“你们很多家庭,会失去挚亲”。后记:2月中旬,我认为防疫的目标不能是歼灭病毒,因为病毒会长期存在,而能做到病毒R0小于1,才是更务实的目标。但一个月来,我总觉得这思考哪里有问题。直到今天看了英国和德国专家的观点,我才发现我的思考不够“勇敢”。“没有疫苗,就没有胜利”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才能看到完整的picture。比较残酷。END文章大概说了三点原因:1.病毒长期存在2.现在没药没疫苗3.防止挤兑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看,中国的关禁闭式防疫岂不是一点用都没有?难道只能等药研制出来吗? 11 [...]

终于看到一个在尝试说明英国到底在干什么的文章了 – 新·品葱2020-03-15T09:04:23+08: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