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麻煩最大的就是功能組別先不說制度的不公很多具資格的申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資格申請就像你去遊說街市賣菜的檔主大媽去當村代表一樣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