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糟糕,我做的是专业针对土共口中的“低端人口”的工作,去年开始,逐渐滑坡,今年以来,纯粹没有业务,我的工作是帮助最“低端”人口创业维持生计的,投资几百几千就能赚钱的手艺活,正当行业哦,说白了就是培训没工作普通人去当小商贩及小老板的,一言难尽,环境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