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烦的就是这个了:永远不知道别人是否在造谣。

同样的事,可能在你身上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就不会发生,先把这个作为另一点:不可重复性。中国很多事都没法讲理,同样的事,你做没事,可能别人做就有事。一些人永远盯着没事的那波人证明任何人都是没事的,一些总是盯着有事的那波人。我们应该盯着的是不可重复性本身,即没有客观标准,非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