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走哪条路?”他问道。

“那条路才是安全的?”

“选一条,就不能再选另一条,”她说。

“但每一条路都不安全。你想要走哪条路——残忍的真相之路,还是美妙的谎言之路?” 

“真相,”他说道。

“我一路走到这里,不是为了更多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