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内心有两个声音。

第一个就是晚上去找你去。就近住一个晚上。

另一个是不断的反对。

第二个声音不断的在我内心回荡。提醒我说我现在还没准备好。

去了。又得重新编排。应付各种无谓的交际。

也许还得等上个把小时的望眼欲穿。

我并不喜欢高调。亦或是强取豪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