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主张面对任何事都冷静到非人的地步,那样会令人因置身事外而失去局内人才能享有的欢乐和存在感,也会因此而为人所畏惧,但很多时候情绪控制是必要的,过度被情绪左右的人的表现其实不比动物聪明
——Vane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