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仇人不容易,因为能成为一个人的仇人就代表某方面远比那人强,因此绝大多数人甚至一生都没被人视为仇人过,而想杀死仇人自然必须让自己变得远比之前强才行;而杀死比放过仇人容易,明明好不容易超越并获得杀死对方的机会,却因为自己或同伴的怜悯而白白舍弃,这种让之前所作付诸东流的不甘心,对死者的愧疚和对将来的迷惘足以压垮很多人;放过仇人比真正原谅仇人容易,因为不管出于任何理由,失去的都回不来,死去的也不可能复生,在一切都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原谅对方?原谅仇人比心中根本没有仇恨又容易,社会很残酷,人只能拼命从他人处夺取,才能让自己家人生活得更好,在这情况下,有谁能一生都不曾产生仇恨?心中没有仇恨却又比面对生死压力而不产生杀人自救之心容易得多。不杀则死,除因时移势易而暂时无法适应的人,真正选择眼睁睁被杀的万中无一。仁者之道,本就是最难行的道。任何道,只有成功才会被人向往,一旦失败,就会变成所谓教训
——Vane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