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一个人回应自己的期待或听从意见,最该先思考的不是自己是否有足够价值,而是真正为对方着想,思考对方回应后能从自己得到什么。当然自身有足够价值同样重要,但如果最先从这方面思考,就会陷入“我明明有足够价值,为什么对方不肯回应我”的思维怪圈。毕竟有价值,未必对方清楚,或者对方并不需要,又或者自己眼中的有价值只是妄想罢了
——Vane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