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结合部的天空

要么是茫茫的晦暗无光

要么是辣辣的炽烈骄阳

流光溢彩的乡村洗剪吹

和着南腔北调的凤凰传奇

红男绿女搂搂抱抱着伤不起

那些耀眼翻飞的美腿和短裙

都已经打动不了慵懒的灵魂

懒洋洋的宅着,只想伸手要

一瓶暴晒在肉摊的瓶装凉茶

一片过期前处理的风化面包

我们仿佛是两个世界

虽然曾在一个村头小学

集市上抱着孩子的大婶

好似小说中的惊鸿一瞥

同桌的你的旁边的阿哥

不要犹犹豫豫要相信直觉

谁给她做的嫁衣这并不重要

青一块紫一块难道是狗啃的

呼啦啦围观的闲汉少年

好狗不挡道挡道要罚款

带着红袖标的大哥出现

一群怂人立马一哄而散

村头小学变成了居民小区

捞鱼虾的小池塘没了原址

洗衣粉代替了碱粉和胰子

慢慢的村大队改叫居委会

小孩子渐渐只会说普通话

一代人长成伴着一代人老去

没有人愿听那些古早的故事

繁复的乡饮酒礼已咸与维新

连传宗接代也都由国家计划

没有人解释也听不懂解释

进步在血腥与躁动中推进

只是这样的代价是否值得

天之骄子曾经多么的自得

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

可而今孩童渐少学费不高

其他地方不知晓但在本地

辍学率陡高读书无用

事实如此用不着洗地

教育是长期投入回报未知数

三千元雇农民工开什么玩笑

有工无人做有人无工作

留守儿童闲散青年拥挤在

遍地开花的台球桌和网吧

城乡结合部的天空

有时是茫茫的晦暗无光

有时是辣辣的炽烈骄阳

好想有一场痛快的暴雨

洗他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