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事先设想其最好和最坏的可能性,则结果一般介于这两种可能性之间,知道最坏的结果则不再有后顾之忧,知道最好结果则可以努力向这结果看齐
——Vane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