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会误会,认为在自己最信赖的至亲好友面前可以完全展示真实的自己,同时还能被无条件原谅。实际上恰恰相反,反而只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堕落,不允许自己撒娇。只有无关者才会希望自己什么都别做,免得越帮越忙,因为本来就没有过期待。正因为确实信赖,所以自以为是地给予了认知,所以如果违背了期待,在他们眼中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背叛。在他们绝对的信任与爱面前,一切解释辩解都会变成徒劳。无论怎样辛苦,无论输得多惨,无论怎样众叛亲离,无论自己怎样怀疑自己,他们也依旧会选择相信。人总有落魄到什么都不相信的地步,不管尝试几次,最终都发现徒劳无功。反反复复地自责自己考虑不周,并在自责中一无所有。但如果有就连自己都不敢再相信的自己,都仍愿意相信的人存在,就算继续战斗下去也可以吧。既然承诺过,而对方仍然愿意相信这样的承诺,那么把这承诺重新扛起来吧
——VaneChow